杏耀娱乐

外商投资法草案落地对政府管理提出更高要求

201903月17日

外商投资法草案落地对政府管理提出更高要求

  此外,皮剑龙还建议,在“依法保护外商投资”的表述上,可以修改为“国家依照法律和缔结或者参加的国际条约等保护外商投资”。他表示,外商投资也适用一些国际准则,我们国家缔结的国际条约或者参加的一些国际组织的规范,都应该适用。文/本报记者 董鑫

  此外,改善外商投资的营商环境也是外商投资法草案的重点,更多吸引外资需要提供具有国际竞争力的营商环境。杨成长表示,不同时期我国招商引资的作用有所不同,改革开放初期更多是赚取外汇,后来发展为推动制造业工业发展吸纳劳动力,之后是通过外商投资推动产业升级,现在则是需要进行技术合作和交流。因此,之前的相关法律法规更注重“限制管理”,外商投资法草案的基调则是“促进保护和管理”。

  蒋颖则认为,竞争会有市场导向,企业家会找到方法顺应形势立足。她举例说,之前外资企业进入中国,因为不熟悉中国市场,需要与国内企业合资,现在则是我们国内企业主动引进想要合资的对象,从而在中国市场找到更广泛的应用场景。

杨成长

  他分析认为,现在外商到中国投资,不是因为中国可以“掘金”或者获得暴利,而是因为在全世界范围内,中国可以提供非常良好的适合长期投资的环境,“这才是他们最看重的”。

  外商投资法草案实施之后,细则如何落地是三位政协委员都共同关注的话题。蒋颖表示,因为外商投资一直是“多头管理”,外商投资法草案的落地问题实际也在一定程度上对政府管理提高提出了更高要求,是政府职能的转变。例如,需要建立一个服务于外商投资企业的服务体系和投诉机制等,这些已经在外商投资法草案中得到了充分体现,也是政府部门对于外商诉求的积极回应,但是“谁来服务”“向谁投诉”,还需要细则尽快出台明确。

  蒋颖介绍说,今年2月,德勤和在华美国商会的调研结果显示,外商投资企业依然将中国市场作为首选投资地,因为中国的市场容量,以及消费转型期或者区域化“一带一路”等政策战略带来的红利都给外商投资带来了非常多的机会。但同时,他们也还有一些疑虑需要解答。

  就外商投资法草案亮点及国内企业如何面对外资竞争等问题 政协委员进行回应  外商投资法草案落地对政府管理提出更高要求

  外商投资法草案有何亮点?对于中国企业和外资企业分别意味着什么?还有哪些有待完善的地方?昨晚,全国政协委员北京金台律师事务所主任皮剑龙,全国政协委员申万宏源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杨成长和全国政协委员德勤中国副主席蒋颖就上述热点问题接受了媒体集体采访。

  是外商最为看重领域

  如何面对外资竞争

  谁来服务向谁投诉

  皮剑龙则认为,外商投资法草案是一部高度浓缩的法律,一旦生效,原有的中外合资经营企业法外资企业法中外合作经营企业法,也就是“外资三法”就要废止,实施细则或者操作规程都要同步跟进,不能出现“空档期”。

  摄影/本报记者 黄亮

  为什么要大力吸引外资?杨成长回应称,中国要融入全球经济,特别是与发达国家之间进行长期的经济贸易技术合作交流,是经济发展的一个基本导向。但是,现在中国吸引外资的策略与之前大有不同,之前是通过如税收等一系列优惠政策来促进,现在则是通过公平竞争公平的市场监管和公平的资源获取机会等方法。

  还需细则尽快出台明确

  那么,外商投资法草案实施之后,面对公平竞争,国内企业是否做好了充足的准备?“内外资竞争,国内的企业肯定会有一定竞争压力。”杨成长举例说,特斯拉进入中国市场对于国内的新能源汽车产业就是一个强有力的市场竞争对手。但是无论国企还是民企,都必须通过竞争才能强大,“我们必须要走科技引领,必须要与西方国家同台竞争。”他表示,国内企业不要怕也不会怕竞争,可以变压力为动力,从而激发国内企业科技创新发展的能力。

  国内企业

蒋颖

  外商投资法草案提出的全面准入公平竞争等问题,其实都是在华外资企业常年关注和反映的问题。首先,中国法律对于外资企业来说有复杂度和不透明性,比如自由裁量权比较大等,这对外商在中国的长期投资产生了不可预见性和不确定性。其次,是近几年外商投资中矛盾比较突出的领域,例如技术合作知识产权保护等问题。以上这些问题,在外商投资法草案中都得到了很好的回应。

  皮剑龙

  营商环境